歡迎訪問黃岡市政協網站!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文史資料

清明節,想起那位在青藏高原上行走了八萬公里的麻城人

信息來源: 作者:李國民 時間:2019-06-18 瀏覽量:

 

 

 

    李德威 (1962—2018),男,湖北省麻城市人,中國地質大學(武漢)地球科學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從事青藏高原研究近35年,先后發表學術論文110余篇,學術專著3部,負責國家科研課題30多項。經過多年實地調查,1992年他提出以盆山耦合、下地殼流動為核心的“層流構造假說”,一舉打破“板塊構造假說”,是挑戰“板塊構造假說”的第一人,以非常簡潔的模式和合理的動力來源完整地解釋了青藏高原上的各種現象。2011年至2012年,兩次以執行主席的身份參加香山科技會議,先后獲得“跨世紀學術帶頭人”“中國地質調查成果獎二等獎”“國家科技進步特等獎”等諸多榮譽。他提出的地球系統動力學理論,已成為目前國際地學界的熱點。2018年9月14日,因病英年早逝。

              

  

 

 

   英年早逝的麻城籍著名構造地質學家李德威教授   


他的QQ名字叫喜馬拉雅 

李國民

 

前夜,我在夢中遇見了我想見的他—李德威同學后,幾乎再無睡意。

 夢中的我,見到想見的人是幸運的。夢中我見他似乎不開心地坐在山頂上的一個忛布棚里……

夢醒后,我很是不安,就下決心,放下其它的事,把我眼中幾十年的他寫出來,也算是我在這清明時節,寄托我對他的深深懷念!

四十年前,也正是恢復高考的第二年,我踏進高中的校門,只見意氣風發的他,開心地拿著中國地質大學的錄取通知書。那時侯,他只有十六歲,老師以有這樣的學生而自豪;家鄉以有這般才子而驕傲;我們無數學弟也視他為勤奮學習的楷模。

后來二十年,我們天各一方。雖然囿于條件而不常聯系,但也是彼此心存掛念,總是真誠關注。而每次偶遇他的父親,問到德威同學時,他那平時沒有一丁點笑臉的爸爸,也會露出一絲笑意。有時也會說:不知他忙些么事?聽說他大多數時間在西藏山上,聯系不上。

 

 

 

李德威教授在青藏高原上的行程超過八萬公里   

 

爾后,我才知道,德威同學和中國地質深切地關聯了,而圣潔而又神秘的青藏高原就是實驗室、探索場,當他成為博士生導師,帶領他的學生、團隊,為研究大地構造、為我國地震預測預報、為探索并把干熱巖、固熱能變化為實用,他已經行走可愛的青藏高原三十個春秋了。

此刻,我忽然想起十多年前,我曾問李德威時的那一句話:“你臉怎么黑紅黑紅的”。

他淡淡地充滿快樂地說:“是風吹的”,卻從不說他在無人區、在青藏高原,足跡踏遍喜馬拉雅山的山南山北,跋涉在深溝險境里的艱辛,也從不說他從事構造帶的論證和開展地質研究的事。他在高原上行程超過8萬公里的事,我也是他走后,才知曉的。

所以,我和很多認識李德威的人一樣認為:他的這種行為,正是我們時代所奇缺的“默默無聞”,他懷抱理想去探索去攀登的精神,永遠值得人們去宏揚和懷念。

 

 

 

           李德威教授追思告別儀式現場

 

現在我也算明白了:他的qq名為什么叫:喜馬拉雅。那是因為他把喜馬拉雅裝進了的心里;他的靈魂也完全溶化在青藏高原上。就象他的學生說的:“他跟板塊較勁、跟地震較勁,就是在跟自己的前途較勁,他甚至把生命置之于度外”。

這也映正了他離世前交待的那樣:他的骨灰要撒到拉薩河谷,要撒在岡底斯山上。

如今,他的這一愿望,他的學生和兒子李喆按照他的遺愿實現了。可我思想著:德威同學那冷冷的墓碑,墓碑上他的像貌,依然迎著雪域高山的寒風,是多么的嚴酷而又可親可敬啊!

歲月雖然不會倒回,但德威同學和我們常常短暫的過往,都存我心。

不能忘,十多年前的一個初春時節,我們在中國棋院那幾分鐘的相聚。那時,他兒子只有十五六歲,孤零零一個未成年人在北京,又正是長身體的時候,褲子比身高短了一長節。我便在走廊悄悄說:“德威。今天抽點時間去給兒子買條褲子吧”!

 

 

 

           參加追思活動的領導和來賓

 

德威的回答是:“我哪有時間去幫他買褲子”他這話,讓我十分詫異,甚至覺得他對兒子,怎這么不盡人情。要換別人,冠軍兒子,又獲得中國圍棋新人王稱號的兒子,可是寶中寶啊!

難怪有人說:李博導很固執,不善交際,是一根筋。這話我是非常認可的。

就拿前年春節吧,是大年初一,我打電話約他說:“一起吃頓飯吧”。

他回答我說:“我定好了后天要去海南,那兒的干熱巖固熱井,已鉆探至四千米了,好忙,”。

 

 

 

            李德威教授生前接受采訪片段

 

“科學理論創新從來不是坦途”,但探問真理的熱情,讓李德威獲得了超越尋常的快樂與滿足。沒幾天,我便看到他主導的“中國東部第一井”,終于成功的消息。

這也是他積極推動科技成果轉化,讓我國開發和利用新型清潔能源打下的堅實基礎;這也世界基礎研究,向實際運用的里程碑式事件。但我萬萬沒有想到,這卻是他今生與海南、與他投入全部精力的固熱井,作了永久的告別!

在令人無比惋惜的同時,我更能能體會到他生命最后兩天,在已經不能說話時,用筆寫下歪歪斜斜的十個字:“開發固熱能,中國能崛起”的良苦用心,因為我親眼見證過倔犟的他,為開發固熱能,五年前,他四處救資、求助的場面。

 

 

 

     李德威教授的妻子回憶與其生活的點滴


“為天下蒼生謀福祉”這是中華傳統文化歷來就有的理想情懷,這話在李德威身上得到了充分的詮釋。記得他那次擔任香山科學會議輪值主席后的等三天,我向他談起自己在四川遇上512大地震,只想逃離時,他很開心地笑著說:“你想跑,我卻為沒買到機票,沒立馬趕到震中心而急得團團轉”!

如今,往事只能成追憶,相逢只能是夢里。但我每每想起他時,我就會為自己的行為感到幼稚和可笑!更明白了為什么網上對他留下了十九萬多條的贊美詞!

 

 

 

市民參觀石門峰圓滿人生博物館李德威個人展


有人說:他是大地赤子;有人說:他是真正的中國脊梁;他的同事說:他是寂寞先行者;我說他:也許不是一個合格的父親……但是,他卻是不折不扣的合格的中國學者、科學家。

 他無愧于全國優秀教師,無愧于荊楚楷模,更無愧于這個求真務實的時代。   

 

【作者簡介】李國民,男,湖北麻城人,1981年參軍,現居北京。先后在山東、四川、東北等地工作。

广东11选5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