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黃岡市政協網站!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文史資料

我的高考

恢復高考40年

信息來源: 作者:賀亞先 時間:2017-09-30 瀏覽量:

   黃岡師范學校教授 賀亞先

  1977年,中央決定恢復高考,當時我已滿30歲,為了能參加考試,我在填報招生表時,寫自己出生于1948年元月,實際上已瞞了十幾個月,我實際出生的年月是1946年5月。好在我屬于“老三屆”,因時間緊迫,招生部門對此沒有深究,我順利地取得了報考資格。

  我當時在黃岡縣回龍山公社烏龍庵中學代課,是在回龍公社報名,參加考試的。考試地點在回龍公社高中(今李四光中學),考試證今存,見附圖。

  當時考試分文理兩大類,文科只考語文、數學、政治、史地四科,總分400分;理科考試語文、數學、政治、理化、外語。考試時間是1977年12月6日至8日。當時考遠沒有今天高考規范,考場外面只用石灰劃了警戒線,擔任警戒的也是回龍山高中的老師或職工。當時給我印象最深的是師生同堂參考,參加考試的有許多是我教過的學生,有的學生幾天前還聽我講高考輔導課,我的同桌就是我教過的一位學生,這也無形增加了我的思想壓力,我若考不過他們,今后如何站在講臺上為他們講課?好在考試中我發揮正常,我一共考了297分,這在當時已過國家重點高校分數線,錄取的是武漢師范學院(今湖北大學)中文系。我報考的第一志愿就是武漢師范學院,當時對“老三屆”錄取是有限制的,比例不能超過錄取總人數的15%,我能第一批錄取,已算很幸運的了。

  這次考試徹底改變了我的命運。

  我自幼愛讀書,為了弄到書讀,我放學后上山挖香付子(中藥),賣的錢用來買小人書《三國演義》、《水滸傳》之類,自己看過后,又用來與他人換書讀。讀完初中一年級,不幸被一條土地蛇咬傷,躺在床上幾次死而復生,就在這種情況下,我躺在床上看了好幾本書,其中印象最深的是《武則天四大奇案》《七劍十三俠》等。由于我好學,1963年我以優異成績考上黃岡中學。

  1966年文化大革命開始,取消高考,1968年12月27日,我作為回鄉知識青年回到家鄉黃岡縣總路咀公社黃鋪村柳樹塆,成了一位農民。由于體力弱,我干農活體力就成了問題,手上的活如插秧割谷稍強一點,重體力活如扛水車、挑草頭就不行。因此始終不能成為正勞動力。當時正勞力每天底分是10分,而我只有8分半,比女勞力稍高一點。又因為家里窮,弟兄又多,快30歲還找不上個媳婦。有一天晚上,生產隊開社員大會,生產隊長指著我說:“亞先這伢,值不倒10分,但要給他10分,不然就找不到媳婦,人家嫌他是個殘疾。”他雖說是為我說話,我聽后感覺委屈,似乎受了侮辱。

  因我愛讀書,是讀完了全部高中課程的66屆黃高畢業生,平時說話文謅謅,愛引經據點,同時因近視,戴個眼睛,這也不合時宜,被一些人諷為“徹底的臭老九”,“放不下臭架子”,有人說我“讀書搞(gáo)了腳,不中用”,這是黃岡方言。意為因讀書腳發軟,無力氣。我父母聽到這些閑言碎語也沉不住氣,時有怨言,尤其我父親,狠鐵不成鋼,咬牙切齒對我說:“你這伢,你這伢,十幾年的書白讀了!”內心的悲傷,無法言述,也無處言述。

  大學畢業后,我分配到當時的黃岡地區教師進修學院任教,1995年教師進修學院并入黃岡師范專科學校。由于生活條件的逐步改善,年邁的父親也隨我到黃州居住。由于我愛讀書,日夜寫文章,并時有文章正式發表,父親很高興。他平時喜歡在書房外靜靜地看我讀書寫文章,并經常向我問一些歷史上的問題,如“諸葛亮是大圣人,后期怎么犯了錯誤呀?”“武則天是不是自動把皇位讓給兒子的呀?”等等。因我老家離黃州區近,時有家鄉父老或親戚來我家探望,父親與他們聊天時,或在外面與人聊天時,他總面帶笑容地對人說:“亞先這伢的書,沒白讀!”有時他會對人說:“我這個大兒(我弟兄四人,我老大),當年為了送他讀書,家里每人每月四兩食油也賣了,為他交學費,現在看,書沒白讀,讀書有用。”

广东11选5走势